<big id="zlbd1"><big id="zlbd1"></big></big>
      <video id="zlbd1"></video>

        <em id="zlbd1"></em>

        <big id="zlbd1"><span id="zlbd1"><thead id="zlbd1"></thead></span></big>

          <pre id="zlbd1"><sub id="zlbd1"><progress id="zlbd1"></progress></sub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立即打开
                君子终日乾乾

                君子终日乾乾

                胡泳 2021-07-14
                这显然是对“君子”的一贯要求和普遍认识。

                《乾》卦九三爻辞曰: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,厉,无咎。”传统断句作: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,无咎。”这里的“夕惕若厉”,自古多作一句,如王弼《注》:“终日乾乾,至于夕惕犹若厉也。”孔颖达《疏》则称:“在忧危之地,故‘终日乾乾’,言每恒终竟此日,健健自强,勉力不有止息。‘夕惕’者,谓终竟此日后,至向夕之时,犹怀忧惕。‘若厉’者,若,如也;厉,危也。言寻常忧惧,恒如倾危,乃得无咎。谓既能如此戒慎,则无罪咎;如其不然,则有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易学家既这样理解,对九三爻辞的解释几成定论。更多例证,可参见《淮南子?人间训》:“终日乾乾,以阳动也;‘夕惕若厉’,以阴息也;因日以动,因夜以息,唯有道者能行之。”以及《汉书?王莽传》:“《易》曰:‘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’,公之谓矣!”颜师古注:“乾卦九三爻辞也。乾乾,自强之意。惕,惧也。厉,病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久之,“夕惕若厉”成为常见的成语,意思是朝夕戒惧,如临危境,不敢稍懈。如李白《明堂赋》:“而圣主犹夕惕若厉,惧人未安,乃目极于天,耳下于泉。”《三国演义》第七十三回:“常恐殒越,辜负国恩;寤寐永叹,夕惕若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只有宋代朱熹看法不同,在《周易本义》中于“若”下断句。到了清代,惠士奇《易说》谓:“厉乃占辞,与悔吝等,安得属上句乎?”其意是说,“厉”与吉凶、悔吝、无咎等一样,乃是周易中的占辞。

                当代学者承其说,多有认为“夕惕若”的“若”是一个形容词词尾,所谓“惕若”者,犹云“惕如”,即是惕然;而“厉”乃占断之辞,应单独成句。如方向东《对〈周易〉几处标点的辨正》就指出,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”是记事之辞,“厉,无咎”是占断之辞,兆示即使有危厉亦无咎(《安庆师院社会科学学报》1996年第2期)。乾九三爻辞经如此重新断句之后,其意很明显:君子白天勉力自强,夜则惕惧,虽处危境,亦可无咎。

                秦倞指出,经学家在遍注群经的时候,往往把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”同《诗》、《书》中的“夙夜匪解(懈)”、“怵惕惟厉,中夜以兴”、“夙夜祗惧”联系到一起,做统一的理解。如《书?囧命》里的“怵惕惟厉,中夜以兴,思免厥愆”,孔安国《传》曰:“言常悚惧惟危,夜半以起,思所以免其过悔。”此处正用《易》义。金文中还有一些语句可以相互参照,如“汝不惰夙夜,宦执而政事”(叔弓钟,《集成》1.272)。恰如于省吾先生所说:“经传及金文凡言夙夜,皆寓早夜勤慎之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由此观之,“终日乾乾,夕惕若”显然是对“君子”的一贯要求和普遍认识,此种勤勉之德在西周初年已经很受重视(秦倞:《再说“夕惕若”》,《中国学研究》第十一辑,济南出版社,2008年6月)。“日乾”与“夕惕”,相对成义,是中国古人勉励自身勤奋谨慎的惯用语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,《国语?鲁语下?公父文伯之母论劳逸》条云:

                是故天子大采朝日,与三公、九卿祖识地德(地德广生);日中考政,与百官之政事,师尹(大夫官)维(表并列,和)旅(众士)、牧(州牧)、相(国相)宣序(全面安排)民事;少采夕月,与太史、司载纠虔天刑(恭修刑法);日入监九御(九嫔之官,主祭祀者),使洁奉怿、郊之粢盛(祭祀),而后即安。诸侯朝修天子之业命,昼考其国职,夕省其典刑(常法),夜儆百工(官也),使无輒淫(怠惰放纵),而后即安。卿大夫朝考其职,昼讲其庶政(日常的政务),夕序其业,夜庀(治理)其家事,而后即安。士朝受业(受事于朝),昼而讲贯(事也),夕而习复(覆也),夜而计过,无憾,而后即安。自庶人以下,明而动,晦而休,无日以怠。

                这里记载的是鲁大夫公父文伯的母亲敬姜的一番长论,希望自己做高官的儿子忠于职守,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一定要谨记勤俭节约,不要贪图安逸。“因此天子在每年春分时穿起五彩的礼服朝拜日神,和三公九卿一起熟习和认识五谷的生长情况;中午要考查朝政的得失和百官政事的勤怠,大夫官和各地方长官辅佐天子按次序全面地处理百姓的事务;每年秋分时天子穿起三彩的礼服祭祀月神,和太史、司载恭敬地观察上天显示的征兆;日落以后监督内宫女官的工作,让她们把怿祭和郊祭的祭品整洁地准备好,这以后才能安寝。诸侯在早上要办理天子交给的任务和命令,白天考察自己封国的事务,晚上检查法令的执行情况,夜间还要监督百官,使他们不敢怠慢,这以后才能安寝。卿大夫在早上要研究自己的本职工作,白天讲习一般例行公事,傍晚检查自己经办的事务,夜晚处理他的家事,这以后才能安寝。士人在早上要接受朝廷交办的任务,白天讲习政事,傍晚复习,夜间反省有无过错,没有悔恨的事,这以后才能安寝。自一般百姓以下,天亮就劳动,天黑了才能休息,没有一天可以怠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又如《曾子?制言中》:“君子思仁义,昼则忘食,夜则忘寐,日旦就业,夕而自省,以殁其身,亦可谓守业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再如徐干《中论?修本篇》:“故其(指君子)向道,……昼也与之游,夜也与之息。此《盘铭》之所谓‘日新’,《易》曰:‘日新之谓盛德。’”

                下至清季,朱骏声释「夕惕若」义,即用“文王勤于日昃,大禹惜寸阴,周公坐待旦”事例为证。足见君子,为了有所担当,每每“食不甘味,寝不安席”,反躬修省,无止无休。(财富中文网)

                热读文章
                热门视频
            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