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zlbd1"><big id="zlbd1"></big></big>
      <video id="zlbd1"></video>

        <em id="zlbd1"></em>

        <big id="zlbd1"><span id="zlbd1"><thead id="zlbd1"></thead></span></big>

          <pre id="zlbd1"><sub id="zlbd1"><progress id="zlbd1"></progress></sub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立即打开
                见龙在田

                见龙在田

                胡泳 2020-05-19
                君子已经离隐出世,形势决定该处于这种地位就安于这种地位,不能脱离具体条件去妄求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潜龙勿用》文章中写道,君子在不同处境下,要对有为无为做精细的考量,绝不轻举妄动,时至则动,时不至则潜。

                《乾》卦初九:潜龙勿用;九二: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。显然,从“潜龙”到“见龙”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王弼注云:“出潜离隐,故曰见龙。处于地上,故曰在田。”《文言》曰:“潜之为言也,隐而未见。”“潜”既为“未见”,则“见”为“出潜”矣;“潜”为“隐”,则“见”为“离隐”矣。九二是说,出潜离隐,龙现于野。

                《系辞传》曰:“兼三才而两之,故《易》六画而成卦。”六画卦兼备天、地、人三才之道两两相重而成,五与上为天,三与四为人,初与二为地。初为地下,二为地上,故称“处于地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《小象》云:“潜龙勿用,阳在下也。”阴气始盛,阳气潜在地下。初九十分强调于此潜龙之时,小人道盛,圣人虽有龙德,唯宜潜藏,勿可施用,故言“勿用”以诫之。小人道盛,若君子施用,则为小人所害。《周易正义》举例说,若汉高祖生于暴秦之世,唯隐居为泗水亭长,是勿用也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九二,阳处二位,阳气发见,圣人久潜稍出,故曰“见龙”。阳气所发乃在地上,故曰“在田”。百谷以田为本,耕稼利益,及于万物,犹若圣人益于万物。是以田之所在,即德施之所在,亦龙之所在。《象》曰:“见龙在田,德施普也”,是说圣人己出于世,道德恩施,须要广遍。

                九二为阳爻,居下卦之中位,象大人行正中之道。所以《文言》说“龙,德而正中者也”,正中,无过,无不及;无偏,无邪也。孔子说:“易曰:‘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’,君德也。”在地之表,阳气将施,圣人将显,故曰利见大人。依爻位说而言,九五爻为君王之位,九二爻与九五爻相应,则是指没有国君之位、却有国君之德的人。实则孔子本人就有这样的“君德”,如《周易正义》所说:“若夫子教于洙泗,利益天下,有人君之德,故称‘大人’。”又举例说:“舜渔于雷泽,陶于河滨,以器不窳,民渐化之是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帛书《易传》强调“君子之德”,显然比“君德”更合适,因为九二并非九五之尊。“君子之德”,一为“度民宜之”,二为“齐眀好道”。帛书《二三子问》第十章对“圣王君子之贞”的要求是:谦民、就民、易告、易遇和“度民宜之”(考察民众所适宜的)。帛书《衷》:“君子齐明好道,日自见以侍用也。”齐当释为疾,谓知虑之敏。明,谓有知微见察之能。《荀子·修身篇》:“齐明而不竭,圣人也。”由此,“君子齐明好道”的意思是,君子知虑敏捷、聪明彻达、乐好大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日自见以侍用也”,见,读为现,彰显。按《文言》释《乾》初九曰:“君子以成德为行,日可见之行也”,与“日自见”义同。孔颖达疏曰:“言君子之人,当以成就道德为行,令其德行彰显,使人日可见其德行之事,此君子之常也。”侍,读为待,为待之古文。《仪礼·士昏礼》“媵侍于户外”,郑注:“今文侍作待”。以侍用,即以待起用。“日自见以侍用也”,谓每日自我修养,使德行彰显,以待为国所用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孔颖达在《周易正义》中所举的例子而言,“舜渔于雷泽”,正是“度民宜之”;“夫子教于洙泗”,则是“齐眀好道”。这些都是“君子之德”的具体展现。《文言》在解释九二爻时提到“君子学以聚之,问以辨之,宽以居之,仁以行之”,这显然也是以“君子之德”来解释九二爻。

                所谓君子或者大人,应具有学、问、宽、仁这四个条件。“学以聚之”,学习要广泛涉猎,多所闻见;“问以辨之”,积累了知识之后,要勤于请教知识更渊博的人,以学会分辨是非;“宽以居之”,要度量弘大,容纳众流;“仁以行之”,仁包四德(仁、义、礼、智),所以要以仁为行动之本。九二虽具君子之德,亦由学问而成,但实非天生造就,功夫全在体仁行仁上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文言》释九二又曰“见龙在田,时舍也”,这里的“舍”字,众说纷纭。朱熹《周易本义》:“舍,音捨。言未为时用也。”参见帛书《衷》:“见用则动,不见用则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问题是,若云未为时用,德施何由而普,天下安得文明?(参《文言传》:“见龙在田,天下文明。”)所以项安世《周易玩辞》解作:“古语舍训为置。苟置于此则舍于此,言时适在此,非其常也。”龙出现于田,是比喻君子已经离隐出世,形势决定该处于这种地位就安于这种地位,不能脱离具体条件去妄求。

                王弼的看法又自不同:“见龙在田,必以时之通舍也。”《周易正义》谓王弼“以通解舍,舍是通义”,即训舍为舒通之意,指形势开始舒展。这样理解,才与天下文明、德施普也之言合。

               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,舍,即施。九二《象》曰“见龙在田,德施普也”,《文言》“见龙在田,时舍也”,舍与施互训。如此,“时舍”的意思是,圣贤出世,众人来集,正是文德布化之时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些看法各有各的道理,不过考虑到龙由潜而现的过程,似乎训舍为舒最为妥当。出潜离隐时,当发舒。地之萌芽,初有出者,即是阳气发舒之义。阳气升上,万物始通。(财富中文网)

                热读文章
                热门视频
            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