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zlbd1"><big id="zlbd1"></big></big>
      <video id="zlbd1"></video>

        <em id="zlbd1"></em>

        <big id="zlbd1"><span id="zlbd1"><thead id="zlbd1"></thead></span></big>

          <pre id="zlbd1"><sub id="zlbd1"><progress id="zlbd1"></progress></sub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立即打开
                君子以正而同

                君子以正而同

                胡泳 2020-05-19
                大家广为聚集,同心同德,方能亨通。有利于涉过大川险阻,有利于君子守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《序卦》说:“物不可以终否,故受之以同人。”同人的前卦是天地否。否,乾上坤下,天气上升,地气下沉,阴阳二气互不交合,万物生养不得畅通。由于天地不交,万物不通,所以否卦象征闭塞不和。否者,闭也。否闭之世,人道两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物不可以终否”,事物不可能终久闭塞而致衰败,否极则反,所以接着否,是象征“与人相同”的同人卦。《集解》引崔憬:“‘否终则倾’,故同于人,通而利涉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同人卦曰:“同人于野,亨。利涉大川,利君子贞。”“同人于野”,《正义》:“借其野名,喻其广远,言和同于人必须宽广无所不同,用心无私,处非近狭,远至于野,乃得亨通。”廖名春说,野,表面上是指“同人”的地点,实质上是讲同人的范围。大家广为聚集,同心同德,方能亨通。有利于涉过大川险阻,有利于君子守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彖曰:同人,柔得位、得中,而应乎乾,曰同人。同人曰:“同人于野,亨。利涉大川。”乾行也。文明以健,中正而应,君子正也。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。

                彖辞说:同人卦,柔顺的六二爻居于中位,与上卦的九五相呼应,所以称为同人。能够济险,这是乾道的力量,柔虽得位又得中,但无刚无健则不可。项安世:“同人以一柔为主,徒柔不能以同乎人也,必以天行之,故虽‘得位得中’,而必‘应乎乾’,乃可谓之同人。”(《折中》引)

                文明以健:同人卦下卦为离,上卦为乾,离为火,乾为天,火象征文明,乾象征刚健,所以“同人”的卦象是“文明以健”。离为明,离卦由两个单卦的离所组成,上下皆火,有燃烧、光明之象,离卦之象辞为“明两作,离;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”。上离下离,故曰“明两作”;“继”,《说文》:“继,续也。从系。”“继”的本义是把断掉的丝再接续上,泛指承接、连续、不间断,所以“继明”指接续而来的光明。大人要代代展现光明来照耀四方。

                离之中画自坤来,《说卦传》:“坤为文。”文指花色繁多,万物成就五彩缤纷的世界,故亦云:“离为文明”。从字义上说,“文”是指错综之事物造成的纹理或形象,明是指亮丽的色彩,合起来可以理解为文采光明,进一步引申为文德的昌明和发达。王弼注:“行健不以武,而以文明用之”,是以德服人、不用征伐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中正而应:王弼又说:“相应不以邪,而以中正应之,君子正也。”上下卦的中爻正好一阴一阳,是一种最中正的配对,但居中得正并不足够,还要能够相应和。“应”,指二五阴阳相应(易卦初与四、二与五、三与上的关系叫“应”)。高亨:“同人之卦象与爻象是君子有文明、刚健之德,守正中之道,臣民亦守正中之道而应和之,要在君子之正。”(《今注》)

                何妥注:“离为文明,乾为刚健。健非尚武,乃以文明。应不以邪,乃以中正。故曰利君子贞也。”这叫做中正而应。孔氏正义:“谓六二九五皆居中得正,而又相应。是君子之正道也。若以威武而为健,邪僻而相应,则非君子之正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:同人,越是大公越好,越是无私越好。就连最边远的“野”都能同,还有什么不能通的?李氏疏:“明则私不能淆,健则欲不能屈,中正则足以有敬,应则天下皆通。论语曰,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。是其义也。”(《周易集解纂疏》)文明、刚健、中正,乃能通达天下人之心志。孔氏正义:“唯君子之人,于同人之时,能以正道通达天下之志,故利君子之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利君子贞”得到反复强调,其实就是说,同人靠什么来同?君子以正而同。反过来说,小人则做不到。程传:“小人则惟用其私意,所比者虽非亦同,所恶者虽是亦异。故其所同者即为阿党,盖其心不正也。故同人之道,利在君子之贞正。”小人因其私心,其所同乃是出于谋求私利的考虑,故而常常混淆是非,颠倒黑白,不对世界作实事求是的判断;君子所同者则是出自大公之心而非私意,如此才能达至天下大同。

                《论语》载孔子论乡愿,《阳货》中提到:“乡愿,德之贼也。”朱熹在《论语集注》中注释说:“乡愿,乡人之愿者也。盖其同流合污以媚于世。故在乡人之中,独以愿称。夫子以其似德非德,而反乱乎德,故以为德之贼而深恶之。”这段话的意思是说:乡愿,是指全乡的人都喜欢的。为什么全乡人都喜欢呢?是因为他和全乡人同流合污、媚惑世间,所以全乡人都认为他是最好的。孔子把这种看起来像是有德行、其实并不真有反而扰乱德行的人,称为“德之贼”,也即败坏德行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这里讲到乡愿之同人,正合《易经》同人卦之意。《论语·子路》载孔子教导子贡如何透过现实、分辨好人坏人时说:一个人,若全乡都喜欢他或是厌恶他,并不能说明这个人品行的好坏,他极有可能反而是乡愿;只有好人都喜欢、坏人皆反对的,才是真君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君正道合,上以正而唱,下以正而和,这是同人的道理。(财富中文网)

                热读文章
                热门视频
            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